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两性健康 > 正文

开完会就跳楼 北京副秘书长自杀另有隐情?(图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8-05-24 20:29



    中国政坛大管家连番出事 秘书当政现象再解读

  近日,多地政府机关的副秘书长或因贪腐落马、或突然死亡,副秘书长这个职务的官员引起舆论热议。

  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吴立芳被查、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王晓明坠楼身亡、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唐兴和被提起公诉、重庆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罗德落马......多个副秘书长出事,作为接近政坛核心权力的这一关键职位不断爆出丑闻,背后或牵出背后大老虎。

  公开资料统计,仅仅5月份,就有至少5名副秘书长被提起公诉或受查,包括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唐兴和、河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立芳、重庆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罗德、湖南省政协原副秘书长陈三新、吉林省四平市政府副秘书长张革。

  甘肃省委原副秘书长、省委政策研究室原主任唐兴和自2008年开始担任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的秘书,后被提拔为省委副秘书长。吴立芳刚本是河北人,其仕途一直未离开河北省,此前曾任三河市委副书记、市长,廊坊市委常委、副市长,张家口市委副书记,保定市委副书记等职,2016年11月被任命为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。罗德曾任重庆三峡通信建设公司总经理,重庆市垫江县委书记,于2016年7月调任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,其与重庆市原副市长沐华平有交集。 湖南省政协副秘书长陈三新曾任湖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书记、厅长,湖南省湘潭市委书记,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,2016年3月开始出任湖南省政协副秘书长。

  



  除上述副秘书长被查外,还有一名副秘书长自杀。5月21日,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王晓明参加完一个工作会议后坠楼身亡,官方报道称,王晓明长期患有抑郁症。

    秘书在官场中的特殊角色

  一般而言,秘书原本指为上级处理通讯及日常事务和杂务的人,但在中国官场的秘书却是特殊人群,他们常常成为领导的代言人,代表领导发号施令,而他们也向来最容易升官,所以社会各界对领导秘书的毕恭毕敬,已成常态。

  副秘书长虽然是有级别的大秘,却不如秘书和领导关系近,但因为接近权利中心,很容易夹带私情。 曾有一位副秘书长在接受中共反腐期刊《廉政了望》采访时透露:分管领导、秘书长不可能监督到我。我联系了很多部门,但与他们的接触不是很密切,他们也不可能监督到我。分管的科室更不可能监督我,他们完全不了解我的行踪,送材料过来都要提前打电话确认我是否在。

  包括副秘书长在内的秘书职务,在中国官场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。承上,他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协助分管领导开展工作;启下,他们受协助领导的委讬,协调各职能部门。与此对应,秘书既然能为领导服务,也能帮领导腐败,秘书腐败的环境几乎是完全隐蔽的。同样因为肩负重任,在落实领导命令、下达相应任务时,也便有了操作的空间,这便是秘书政治造成的秘书腐败。

  在北京机关部委以及地方政府的领导秘书,他们的官职虽然不大,但却与高官一样具有权贵特征,令社会各界人士趋之若鹜,因为攀上秘书就等于攀上半个领导,部分秘书因此更成为权力掮客。 中共元老陈云的秘书朱佳木曾感慨,现在的秘书已成为一种产业,要见哪个领导,必须经过某些秘书这一关,这是要收钱的。

  



  其言正是暴露出中共官场面临的问题。 针对秘书腐败,习近平也曾多次告诫官员管好身边人,并指秘书不能认为机关牌子大、领导靠山硬而有所依仗、有恃无恐,更不允许滥用领导和办公室的名义谋取个人私利。

    副秘书长接连落马 或牵出更大老虎

  正是由于副秘书长与领导的特殊关系,如果不是因领导腐败案牵出,那么他也有可能牵出幕后的领导,就好像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落马之前的秘书帮外围战。 在周永康被宣布落马之前,中央先是对准他的身边人,比如曾长期担任周永康秘书的冀文林、郭永祥、李崇禧、李华林等,在这些所谓的秘书帮成员先后被查,相关案件水落石出之后,周永康作为幕后最大的老虎才得以收网。

  回到上述近期被查的副秘书长,吴立芳、罗德、唐兴和、张革这几位副秘书长的老上级,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杰辉、重庆市原副市长沐华平、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、四平市原副市长王宇均已落马。

  



  不过对于另一位自杀的副秘书长似乎还有些悬念。公开资料显示,2007年8月11日,时任北京市委副书记、市长王岐山,副市长陆昊及市委办局有关领导一行20多人考察调研时,时任市政府副秘书长王晓明就有陪同。10年过去,王晓明依然是副秘书长,故外界质疑,王晓明究竟因何抑郁自杀,背后又有何隐情,是否牵涉到更大的老虎,仍是一个迷。